腾讯·大楚网- 资讯- 社区- 娱乐- 宜昌- 微博- 视听- 体育- 财经- 理财- 房产- 汽车- 家居- 旅游- 健康- 时尚- 交友- 吃喝- 电商

当前位置:首页> 艺龙创业系:我们从来不是孬种

艺龙创业系:我们从来不是孬种

来源: 环球旅讯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1日    浏览:5015次

艺龙创业系:我们从来不是孬种

 

环球旅讯曾经对在线旅游界的携程、阿里巴巴、酷讯创业系的做过报道,此次我们关注的是艺龙。

 

不能否认,作为曾经的业界明星、与携程双峰对峙的艺龙,随着去哪儿、途牛、同程等公司的迅速崛起,近年在人们的视野中正在不断的被边缘化,这是这家企业发展和处境的直观体现。

 

也许与老东家的气质有关,出来创业的艺龙前员工并不太善于引发外界关注。我们对他们的情况做了一些梳理,可以发现他们之间确实存在一定勾连,隐约成体系。而我们更希望听听这些创业者以前员工的身份,对曾经奋斗过的公司进行回忆,让读者能从缝隙中窥视这些年艺龙的起伏。

 

群星闪耀的艺龙创业系的不完全统计:

 

唐越,艺龙联合创始人和CEO,后创立蓝山资本

 

在Expedia控股艺龙后,唐越于2005年初离职,后创立蓝山资本,从事投资业务。投资创立了P2P金融服务赢众通 。

 

张黎刚,艺龙联合创始人、前CEO,现爱康国宾董事长、CEO

 

2003年去职,2004年创立爱康网,2007年爱康网与国宾健检的合并,合并后的爱康国宾在于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从1999年艺龙创业开始,张黎刚的妻子黄飞燕在艺龙担任了5年的市场与销售副总裁,2004年离开,加入爱康网。

 

陈人忠:艺龙联合创始人、前CTO,现职业经理人、天使投资人

 

陈人忠是创始团队中最后一个离开艺龙的,并于2009年参与创建奢侈品网站品牌熟客网。2011年品牌熟客网被NET-A-PORTER集团并购,陈人忠出任NET-A-PORTER集团中国区总裁一职。

 

陈人忠还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其艺龙前员工孙润华创办的海玩网、艺龙前员工沈巍创办的易客,以及一家基因工程的公司。

 

谢震:艺龙前COO,现麦淘亲子游CEO

 

2014年,在艺龙任职近七年的COO谢震离职,随后出任旅游新创公司麦淘亲子游的CEO。据媒体报道,谢震于2008年1月加入艺龙,2011年5月晋升为艺龙COO,是艺龙CEO崔广福在宝洁及联邦快递金考的老搭档。谢震离开艺龙后,COO一职由崔广福兼任,营销也将由崔广福亲自操刀。

 

在谢震离开艺龙的半年时间内,CFO罗戎、法务副总裁Sami Farhad、负责酒店业务的副总裁夏青宁陆续离职,形成了一股“艺龙高层离职潮”,其中夏青宁也加入了创业的大潮。

 

薛蔚:艺龙前副总裁,现靠谱旅行CEO

 

曾参与创建芒果网的薛蔚,在2006年加入艺龙,2012年离开艺龙时职位为机票业务部副总裁。2013年薛蔚加入新创公司靠谱旅行,任CEO。

 

李进岭:艺龙前副总裁,现任芒果网CEO

 

李进岭曾担任艺龙分管销售的副总裁,2014年加入芒果网任CEO。

 

李超:艺龙前高管,现环球旅讯CEO

 

2005年加入艺龙网任机票业务高级总监,2007年离职后担任广东南航易网通电子商务公司总经理。2006年投资环球旅讯,并于2011年起担任环球旅讯CEO。

 

孙润华:艺龙前高管,现海玩网CEO

 

2006年12月加入艺龙,2010年4月离开,历任艺龙项目管理部总监和机票产品总监。离开艺龙后任12580商旅总经理。于2013年创办海外目的地旅游公司海玩网,获得艺龙创始人之一陈人忠的天使投资。

 

蒋涛:艺龙前高管,现投资机构合伙人

 

蒋涛2005年加入艺龙,从技术和产品做起,2008年以高级总监的身份离开艺龙,加入戈壁创投,后成为合伙人。按蒋涛的话说,做投资也算一种创业。途牛是蒋涛出手的第一笔投资,2014年途牛登录纳斯达克,蒋涛也一同前往敲钟。

 

葛健:艺龙前高管,现酒店哥CEO

 

2006-2007年,2010-2012年,葛健在艺龙任职共4年,先后担任业务拓展、网站联盟、新媒体、北方酒店合作伙伴部高级总监,离职前的职位是无线事业部高级总监,负责App的推广。葛健2013年创办为酒店提供在线的品牌营销和电商运营的公司酒店哥,任CEO。

 

邓熔:艺龙前高管,现云掌柜CEO

 

从2007年底到2013年初,邓熔一直掌管艺龙的网站部,该部门职能相当于通常互联网公司的产品部,离职前邓熔的职位是网站高级总监。2012年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米天下,开发出酒店预订App米途,获得艺龙投资,后米途团队开发出客栈管理系统云展柜,2014年再获得艺龙战略投资,邓熔为云掌柜CEO。

 

沈巍:艺龙前高管,现易客CEO

 

从2009年起,沈巍领导艺龙无线业务从0开始,直到移动成交量占艺龙总成交量的60%。2014年12月,离职前的职位是无线业务副总裁。2015年1月,沈巍在商务会议领域创立公司易客,任CEO,现已开发出基于Airbnb 模式的会议、活动和工作场地预定平台“百场汇”。

 

在易客背后,有艺龙创始人唐越以及陈人忠的投资。

 

吕涛:艺龙前高管,现智能家居领域创业者

 

吕涛在艺龙就职7年,曾担任酒店业务(LPS)鲁津高级总监兼全国LPS业务培训高级总监。目前在酒店智能家居领域创业。

 

以下为前员工口述部分:

 

孙润华:希望将来可以自豪地对别人讲,我曾在艺龙工作过

 

孙润华2006年12月加入艺龙,2010年4月离开,历任艺龙项目管理部总监和机票产品总监,主要参与推进项目管理规范化和机票系统相关项目,后推动艺龙下决心开辟移动端业务,领导推出了第一版客户端和手机网站。

 

孙润华属于艺龙老一辈的高层员工,在离开艺龙5年后,也是“一吐为快”。孙润华回忆了自己新入艺龙时的行业状况:酒店OTA行业进入成熟期,机票OTA行业开始跑马圈地。酒店行业开始争夺通过覆盖和直连来提高服务水平,比价、预付等新模式陆续出现。在那个阶段,呼叫中心绝对重要,艺龙和携程努力的方向还是网站销量占比。

 

孙润华这样描述2010年自己离职时艺龙的处境:“携程和去哪儿在机票业务方面取得明显了优势。艺龙在资金方面仍然占有一定的优势,又有Expedia的背景可以利用,在旅游全面解决方案这个定位上还有一战的可能。但是由于管理层不稳定,动作十分缓慢,到后来主动放弃很多战场,主动退到酒店单一市场侧翼竞争。感觉公司的策略摇摆不定,我的心境还是挺无奈的。如果策略执行更坚决彻底,也许无论哪种方案都有机会的。”

 

孙润华认为,艺龙曾经聚拢了一批希望在旅游行业发展的精英人材,但后来公司将战场越收越窄,仅限于酒店,导致很多人才流失,十分可惜。

 

“非常重视运营的细节打磨,这是我认同的,但是艺龙从机制设计和管理风格上不够鼓励创新。”孙润华回忆,08年时他曾在艺龙内部努力游说做一些新项目:

 

“后来艺龙想明白了,也都做了,可惜慢了一拍。”

 

谈到自己当初的离职,孙润华也很直白:“后期艺龙战场狭小,又堆积了不同流派的很多人材,我走也挺自然,当然去做12580商旅公司总经理这个机会是决定性的”。

 

“虽然12580冲击IPO没有成功,但它给了我一个管理一家1500人OTA公司的机会,使我可以系统地锻炼各方面的业务能力,为后来的创业打下基础”。

 

2013年,孙润华创办了海外旅游公司海玩网,艺龙的创始人之一、前CTO陈人忠成了孙润华的天使投资人。“当初加入艺龙就是因为喜欢旅游,进去才发现当时OTA主要是卖机票酒店。现在终于可以做旅游行业,把工作和自己的爱好融成一体了,感觉找到真正的乐趣。”孙润华介绍,目前海玩网已经拥有全球200多个目的地的吃喝玩乐及购物产品。

 

在采访结束时,孙润华认为,作为公司,艺龙本身没有能形成突出的风格,而“在艺龙折腾过出来创业的人,都还是比较务实的,能脚踏实地做苦活累活,不会一下子去搞性感的大平台大流量业务。这和艺龙重视运营应该有关。”

 

“对于艺龙来讲,眼下又到了一个该寻求改变的时间点了,希望老东家能够建立起一只富有创新精神的团队。时代不同了,现有模式从根本上也需要求变。希望我将来可以越来越自豪的对别人讲,我曾经在艺龙工作过。”

 

沈巍:艺龙是我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

 

在孙润华离开艺龙的那一天,沈巍被崔广福直接招进艺龙并不久,基本还算个“新鲜人”,不过此后他在艺龙干了整整5年,后来成为艺龙无线业务副总裁(SVP)。

 

沈巍并不讳言在加入艺龙前,自己曾有一段失败的创业经历,“我在艺龙期间无线业务就是从零开始做起来的,这其实是一段内部创业”。

 

“加入艺龙的时候,OTA还处于PC和线下呼叫中心平分的阶段,智能手机刚刚兴起,国内主要的智能手机设备主流的操作系统还是NOKIA的塞班系统,苹果的iOS和安卓都处于很早期的阶段。没有人意识到未来将会发生一场暴风骤雨的变化。”

 

沈巍在2015年离开艺龙,他这样描述此时的市场:“中国主要OTA的移动业务占比均超过了50%,移动业务是OTA的必争之地,整个行业均 All in Mobile,竞争非常惨烈。”

 

如果沈巍所领导的无线事业已经成为OTA抢夺的重中之重,那么身居要职的他,为什么竟然要离开呢?

 

“主流OTA已经意识到并且尝到了移动的甜头,更高的使用频次,更好的客户忠诚度等。为了拉用户,同质化竞争OTA之间,不惜巨资打价格战,这个时候,作为产品和技术背景的我,在这场战斗中个人的价值就不再那么重要,我参与的兴趣也逐步变淡。另外,艺龙本身也不愿意做那种花10块钱赚1块钱的事情。艺龙在这场资本大战中并不占优势。”

 

沈巍透露,如果没有离开艺龙,他现在应该会出任艺龙投资的某一家新创公司的CEO。看来在一场典型的大公司人事调动中,沈巍是做过抉择的。

 

谈到艺龙,CEO崔广福是绕不开的。与老一批员工对于艺龙曾经动荡的管理层以及管理者个人颇有微词不同,沈巍在受访中反复表达了对崔广福的感谢之情:“艺龙的任职过程中对我的职业发展起了巨大的帮助……这离不开CEO崔广福对我个人发展的帮助,本质上我们属于一类人,即喜欢不停追求更大的胜利。”“在艺龙这段时间对我最直接的帮助,是崔广福帮助我完成了从一个技术产品人员到一个生意人的转变。”“广福是我非常敬仰的职业导师,他是典型的符合巴菲特人才观的代表:正直,聪明且勤奋。在他身上学到的这些东西会让我终身受益。”

 

沈巍非常乐于分享,在回忆艺龙曾经的工作时,他细化到了苹果应用商店的推荐,以及公司与电视节目《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的合作。而在接受采访时,沈巍离开艺龙不久,创业项目会议及活动场地预定平台“百场汇”刚刚确定名字。就像迎接一个新生儿一样,沈巍充满喜悦地向环球旅讯分享了自己创业的酸甜苦辣,其中他的创业团队,就和老东家有着紧密联系。

 

“感谢上帝,在过去艺龙5年的职业生涯中让我有幸认识了很多优秀的IT人才,使得我们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花很大力气就集合了一个大概15人的初创团队。创业团队中如果没有三个‘同’,即同学,同事或者同乡,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因为你的事情如果都得不到你过去的这些人支持,这不是你的产品问题,这一定是你的为人出了问题,这是根本性的问题。幸运的是,团队中绝大部分的人员都是来自我过去的同事,注意不是挖,是跟随,不谈薪水直接先过来干,工作一个多月后才想起来还没有和我谈每个月能发多少钱。”

 

“我的创业过程是一个非常顺其自然的过程,我个人也是带着大家的祝福离开了艺龙大家庭。开始有创业想法的时候,我太太并不支持,她和大多数人认为的一样即我已经事业有成了,为何还要去创业?但后来我表现出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坚定且快速的行动感动了所有人,包括团队和投资人。我现在下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不到两岁的儿子玩一会儿,这是我除工作外最开心的事情,如果晚上回去他睡着了,那我就第二天早上起来等他醒来。等他长大后,我想告诉他:爸爸是个勇敢的人。”

 

“整个时代给我们的机遇,既然身处其中就不要错过。” 沈巍总结到。

 

最后,沈巍表述自己对老东家的理解:

 

艺龙是一个简单,专注且务实的公司。第二个文化特征,是专注。艺龙团队2000多个人几乎所有人都言必谈酒店业务,公司的文化不光体现在‘订酒店,用艺龙’的Slogan上,在实际也是这样,所有人都专注在酒店业务上。另外就是务实的,从CEO到员工所有人都把讨论的焦点聚集在产品和业务层面上,以至于在媒体上经常看不到艺龙的身影。”

 

“我比较喜欢艺龙专注的做事风格。人生太短,做好一件事情已经很不容易。少则得,多则惑。”

 

当谈到从艺龙出来的创业者的共有气质时,沈巍总结:商人的气质大于IT的气质。“职业经理人团队本身决定了很多事情无法做到不破不立,很多时候我们必须要全力以赴右上角的指标,无暇顾及创新”,“艺龙是我职业经理人生涯的‘最后一站’”。

 

李超:看看艺龙这帮兄弟,说明我们从来不是孬种

 

作为老艺龙人,环球旅讯创始人李超的说法也很有代表性:艺龙在十多年间经历了从一家创业公司,到被外资收购、上市和管理,再到本土职业经理人团队主导的过程,从中也看到了公司的命运是如何与管理团队紧密关联的。

 

在李超看来,艺龙创始团队有魄力,有胆识,但是看重财务回报,企业发展有其局限性。Expedia有全球客户资源、品牌影响力、供应商网络、技术优势和资金优势,但在如何支持和授权本地管理团队,进行快速决策和长期的战略布局方面,有很大的局限性。李超认为,Expedia控股艺龙后,带给这家公司最大的变化就是从一家粗放型的公司变成了一家重视数据分析,重视流程的公司,而艺龙短期内在运营效率和流程优化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提升绝非很多中国本土公司可以通过自身的摸索可以尽快弥补的。对于一家本土创业公司来说,如何在被外资控制后,既服务于其全球大战略,又不失快速灵活的本性,这不仅仅是对艺龙,对很多中国公司来说都是一门在实践中不断摸索的课程。

 

谈及艺龙带给自身的收获,李超认为在艺龙工作期间,可以有机会接触Expedia的全球团队,这种持续的经验分享和文化思维的磨合提升了自身的国际化视野,这可以使得后期环球旅讯的发展站在一个相对高的起点上。李超还特别提到了一点,那就是人才的聚合效应,十年前的艺龙汇聚了众多的行业精英,其中也包括来自于其他行业的人才,这种思想的碰撞和交流以及由此所形成的人脉关系是任何人的职业生涯中都不可或缺的:

 

“十年前的在线旅游业中,去哪儿、酷讯、芒果、百度、Google、遨游等公司都汇集了大量出自艺龙的人才,形成了一股不小的‘艺龙帮’,当年的艺龙可谓是人才辈出,只是可惜了…现在业界对艺龙有一些负面评价,但看看艺龙出来的这帮兄弟,说明我们从来不是孬种。”

 

谈到当前艺龙的发展局面,李超说:“广福是艺龙这些年来最好的CEO,做艺龙的CEO,既要和美国总部沟通好,又要和本地的土狼们搏杀,还要坚持底线,本身就不容易。艺龙不缺资金、品牌、技术、人才,缺的是放手一搏。Expedia虽然不断在进行各种战略选择,包括传闻中的与阿里的合作以及其他各种猜测,但都不如将艺龙退市,让管理团队轻装上阵,闷着头和携程、去哪儿轰轰烈烈干一场有希望。艺龙底子摆在那里,团队的狼性打出来了,希望还是很大的。”